变革6000天,中国鱼粉产业究竟发生了什么

作者:孔明新星共享站点平台     来源:孔明新星共享站点平台     稿源:孔明新星共享站点平台     阅读量:46

中国水产频道独家报道,

  国产鱼粉想重新定位自身在市场中的角色,颠覆过去弱者的形象

  

  文/图 水产前沿 唐东东

  

  接受采访之前,许剑彬作为中国水产流通与加工协会鱼粉鱼油分会(简称“分会”)执行会长,内部询问了大家的意见。在过去圈内人人各自为战的时代,这样富有凝聚力的一幕是不太可能出现的。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国产鱼粉工业生产兴起于浙江沿海一带,大多由当地的渔民和农民筹办,之后逐步发展到山东、辽宁、广东等沿海区域。由于从业者文化素养普遍不高,技术力量薄弱,对鱼粉应用不求甚解,以致在市场竞争中很难成气候。加之掺杂使假情况盛行,造成国产鱼粉声誉一直提不起来,也牵连了一些优质的国产鱼粉。“很长一段时间内,国产鱼粉人都属于弱势群体,不受待见。”许剑彬称。

  

  如今,随着行业自律、高学历的第二代乃至第三代的加入,以及加工工艺的不断改进、生产规模的扩大等,国产鱼粉行业迎来了新的时代。有着30年从业经历的许剑彬也有底气代表分会喊出大家的心声:“并不是只有秘鲁才有优质鱼粉,国产也有”。显然,国产鱼粉想重新定位自身在市场中的角色,颠覆过去弱者的形象。

  

  一定程度而言,伴随国家对环境与资源保护的高度重视,自然渔业资源的可持续利用将进一步助推国产鱼粉品质的提升,而身处全球最大的鱼粉消费市场,能否顺势在鱼粉供应格局中争夺足够的话语权,就看国产鱼粉人如何盘算和把握了。

  

  站在自分会成立以来的6000天回望国产鱼粉人的奋斗史,可以看到实力、眼界、心态的诸多变化。如今,新时代下的市场机遇已有,然梦想不会空降,唯有夯实基础、众志成城。

  

  中国有成为全球最大鱼粉产地的基础

  

  水产前沿:目前协会的情况怎么样?

  

  许剑彬:国内鱼粉行业的从业者,以前大多是渔民转业,具有很强的码头文化。分会成立之前,大家都是单打独斗或者是小团体形式存在,彼此之间缺乏沟通。比如以前统计国产鱼粉产量时,通常只考虑山东、浙江、辽宁三地,而忽略了广东、广西和海南,其实华南三省每年的海水鱼粉加上海、淡水鱼排粉总量有20万吨,也是一个重要产区。

  

  2002年10月,分会在青岛举办了成立大会暨第一届年会,并于2005年5月获得国家民政部批准。分会成立后在这方面得到了很大改善,通过每年的年会以及行情暴涨暴跌时的相互沟通,行业逐渐表现出很强的凝聚力。

  

  同时,分会响应国家环保政策,推进行业的协调、整合工作。现在山东日照、浙江地区的产业整合得还可以,不过还主要是地区内的整合,未来会逐步实现跨区域的整合,从几百家变成五十家以内,形成规模后能进一步降低生产成本。浙江宁波有些厂的产能已经可以做到日产鱼粉1100吨。

  

  水产前沿:国产鱼粉行业以前比较零散,数据不好统计。现在有了分会之后,您预估每年的量有多少?

  

  许剑彬:大家以前认为国产鱼粉年产量在40万吨左右,其实远远不止,目前应该有80万-100万吨。随着对水环境的关注,国家会禁止投喂冰鲜鱼,如果把直接投喂的300万吨冰鲜鱼全部转化成鱼粉,意味着还有60万-70万吨的产量空间,这样的话中国会成为全球最大的鱼粉产地。所以国家要是禁止投喂冰鲜鱼,对国产鱼粉行业是件好事。

  

  另外,巴沙鱼养殖在国内逐渐兴起,今年因为中美贸易战不利于出口,巴沙鱼部分是整鱼销售,下脚料难收集。如果是做鱼片加工,就有很多的下脚料可以用来做鱼粉。还有太平洋磷虾粉,每年也有5万吨左右。

  

  水产前沿:国家提出海捕产量要减少700万吨,这个对国产鱼粉行业影响多大?

  

  许剑彬:国家禁捕期的延长,对渔业资源的恢复会是利好,加之环保压力下水产养殖过程中将禁止投喂冰鲜鱼,会减少渔业资源的浪费。综合来看,对国产鱼粉后期的产量供应估计影响不大。

  

  国产鱼粉品质已大幅提升

  

  水产前沿:在鱼粉供应格局中,国产鱼粉目前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许剑彬:目前,世界鱼粉市场的定价体系还是以秘鲁鱼粉为首,同时也需参考南美、北美、欧洲和亚洲鱼粉价格,当然也包括中国鱼粉。但在国内现货市场,进口鱼粉和中国鱼粉随着替代使用互动明显,相互制约呼应。

  

  水产前沿:以前大家对国产鱼粉的品质信任度不够,现在怎么样?

  

  许剑彬:不同意这个说法!其实国内有很好的鱼粉资源,只是前面几十年由于行业混乱导致品质没有做好,且自身也没有特意去打造品牌。自从行业响应国家环保要求的号召,通过整改整合,企业的效率、规模、品牌日渐突出。相比十几二十年前,中国鱼粉已经有了长足进步,最高能做到粗蛋白68%以上,新鲜度指标也能达到超级进口鱼粉的标准,而且采用领先的低温干燥加工工艺,可以尽可能地减少加工过程中对鱼粉营养的破坏,因此在品质上完全可以跻身世界一流水平。

  

  同时,通过分会的桥梁作用,让鱼粉企业和终端饲料企业、捕捞企业等紧密合作,互惠共赢;且经过多年的磨合,双方已经建立起了足够的信任度,比如一些长期合作的饲料企业,在紧急采购时通常可以一个电话口头说一下,我们就把货发出去了,合同可以后续再补。

  

  同时,我们也会考虑到渔民的合理收益,收购原料鱼时不去盲目压价,避免打击渔民的捕捞积极性和影响鱼粉品质。

  

  水产前沿:从需求基本面来看,对鱼粉的用量应该有所减少,但近期鱼粉价格还是上涨,这样合理吗?

  

  许剑彬:国产鱼粉的持库成本在增加,我们跟饲料厂也讲了现在65%蛋白的鱼粉光成本就要9500元/吨;要是饲料厂的还款期去到一个半月到两个月,就还要增加利息成本;如果我们还要盈利,基本上得卖到10000元/吨左右才合适。但是,这个价格饲料厂还接受不了,主要原因是前期饲料连番降价,利润空间大受挤压,而又逢豆粕连涨。

  

  我们也理解饲料企业的难处。其实正常来讲,优质国产鱼粉综合体现出来的价值与超级进口鱼粉相当,优于日本级与台湾级鱼粉。但优质国产鱼粉在税收、物流、企业之间的对接方面具有优势,能降低一定的成本,因此实际价格会低于日本级、台湾级鱼粉5%左右。

  

  着手参与鱼粉新国标制定

  

  水产前沿:听说现在在修订鱼粉标准,这一次有些什么不同?

  

  许剑彬:以前国内所用的鱼粉标准是由黄海水产研究所于2003年修订,最初的想法是保护国产鱼粉工业,且完全按照鳀鱼作为原料鱼来制定,进口鱼粉方面也只考虑秘鲁,不太适应整个行业的实际需求。虽然有国标存在,但无论是供应企业还是采购企业、饲料企业,大家都只是把国标当作是一个程序去做,实际所应用的指标则是根据鱼粉生产出来的情况,以及各个饲料企业自身品控体系所要求的指标来签订。国标就变得很尴尬,没有任何的指导意义。这就是农业农村部想重新修订鱼粉国标的初衷。

  

  这次国标的修订,有企业、专家以及高校的学者共同参与,我作为鱼粉行业的企业代表参与标准的修订。目前,修订工作正处于取样和比对阶段,工作量非常大,力求标准具有代表性,有说服力,也能经得起时间的考验。我们会听取多方面的意见,也包括进口鱼粉方的一些想法,特别是标准的一致性。比如国内检测进口鱼粉的粗蛋白含量时,结果普遍会比报关含量低1-1.5个百分比,这种隐性损耗不是由于存储、运输造成,仅仅是由于检测方法的不同,但是进口鱼粉贸易商会很吃亏,销售的时候只能按照国内检测的标准来卖。

  

  对于新国标,我们基本的思路是分类再分级。举个例子,国产鱼粉所用的原料鱼南北差距很大,北方一般是用鳀鱼、玉筋鱼、海鲫鱼,南方以七星鱼、沙丁鱼、海洋野杂鱼等为主,如果只是用一个鱼种来定鱼粉标准,那就不符合实际情况了。同时,同一个品种制成的鱼粉,指标也有差距。拿灰分来说,用小鳀鱼做出来的鱼粉灰分较高,而大鳀鱼做出来的灰分较低,沙丁鱼则是鱼体越大,生产出来的鱼粉灰分越高。

  

  水产前沿:您对国产鱼粉行业未来的发展有些什么期待?

  

  许剑彬:以前国产鱼粉行业受品质和规模的影响,市场认可程度不高,只是作为备用选择。但从2014年开始,特别是2016年之后,分会在饲料客户群体以及进口贸易商中间的影响力慢慢形成,也逐渐有了一些话语权。中国鱼粉也成为饲料企业,尤其是水产饲料企业的动物蛋白采购的首选产品。

  

  我相信通过行业的继续整合,能进一步提高效率和夯实品牌。在上下游合理配置发展的基础上,与饲料客户之间形成良好沟通和相互理解的氛围,并基于共同为养殖终端服务的理念,最终能达到真正的双赢局面,让产业健康成长。

  

  我们希望,通过行业自律及新产品的开发能够带动国产鱼粉行业慢慢往好的方向发展,最终把行业推向一定的高度,找回自己的合理定位。中国有这么多的鱼资源,也是全球最大的鱼粉消费市场,有很多事情等着我们一起去奋斗。

  

  酶解产品是差异化竞争的体现

  

  水产前沿:鱼粉这种产品形式出现的时间很久了,为什么近期会出现这么多酶解类的产品?

  

  许剑彬:酶解这个技术是很早了,行业中之前也出现过一些酶解鱼溶浆干粉的单品,但是推广起来难度很大。为什么这几年会集中出现很多酶解海洋蛋白的产品,一是根据水产动物的消化特点,酶解能提高饲料的消化利用率,减少粪污排放,改善水环境;二是酶解产品能够实现海洋资源的高效利用;三是提高水产动物的免疫力和生产性能;四是能提高水产饲料的诱食性。

  

  水产前沿:做酶解类产品有哪几个关键节点?

  

  许剑彬:如果是做全鱼鱼浆,首先需要处理好鱼骨、鱼皮等,尽可能地把里边所含的营养物质释放出来;其次,酶解,这是企业产品产生差异化的地方,比如所用酶的种类和添加量、酶解时间和温度、底物浓度;再者,酶解产品的保鲜、保质,特别是高温季节怎么防止变质。由于产品品质参差不齐,全国饲料标准委员会也将制定相关的行业标准。

  

  水产前沿:酶解产品在生产过程中怎么保证其生物安全性?

  

  许剑彬:首先,我们要从原料和工艺技术上严格控制酶解产品的无机污染物;其次,在酶解产品出成品前要经过杀菌后再洁净包装,严格控制酶解产品的生物污染物。膏状或浆状产品的杀菌方法有超巴氏杀菌、巴氏杀菌、高温杀菌等,粉剂还有瞬间高温喷雾干燥工艺,可以实现杀菌的效果。

  

  水产前沿:酶解鱼溶浆、酶解鱼浆有什么区别,目前推广的情况怎么样?

  

  许剑彬:酶解鱼溶浆是用鱼粉加工过程中产生的压榨水做的,酶解鱼浆我们是以新鲜的海洋全鱼为原料,营养成分上会有些区别。由于是新的产品形式,需要建立新的产品定位。如果只是单一作为诱食剂来使用,则不需要通过酶解就可以有这个效果。如果单纯宣传能替代鱼粉,酶解产品中含有大概50%的水分,而饲料中的水分一般只有10%左右,饲料企业会认为他们为大约40%的水分买单了,对替代鱼粉的比重会有较高的期望值。

  

  目前的研究结果表明,替代鱼粉是完全可行的,且性价比也非常高,但是我们面临普通产品的冲击。不过,应用时我们也发现,比如添加在石斑鱼料中,酶解虾浆的效果远远高于酶解鱼浆,添加在加州鲈料中时则是酶解鱼浆的养殖效果更好,这就说明里边还是有一些特定的营养因子。因此,我们在着手挖掘酶解类产品在饲料应用中的功能性或独特的价值,或开发水溶肥用于种植业。同时,为了让酶解产品达到更好的使用效果,我们也在考虑做一些复配的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