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罗次温泉过度开采 八次整治收效甚微 中央环保督查介入

作者:掌上春城     来源:孔明新星共享站点平台     稿源:孔明新星共享站点平台     阅读量:48

因为一眼温泉,一个叫做罗次的地方成为热门旅游休闲目的地,昆明、楚雄等城市的游客纷至沓来。

罗次位于楚雄州禄丰县碧城镇洪流村,整个村庄遍布近百家大大小小的温泉酒店,然而伴随而来的是温泉水位下降、水温降低、河道污染、开发无序。记者发现,近十年来,罗次温泉行了八次整治却收效甚微。

“疯狂”开发的起始

罗次距离昆明仅一个小时车程。曾经的洪流村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村庄,村民也并不知道温泉能够他们带来多大的商机。随着经济的发展,温泉开发蓬勃兴起,罗次温泉这个招牌开始在周边城市逐渐成名。

拿出多年的积蓄、卖掉家里值钱的东西、找亲戚借钱、找信用社贷款,当地人开始想尽办法打泉眼开酒店。

“能盖10个客房就盖10个客房。(开温泉做生意)比去打工,比去种田都好,大家跟着一股风就来了。”

——温泉酒店经营者 李建伟

目前,不大的小镇里,酒店数量超过98家,这个密度远远赶超附近的禄丰县城。罗次温泉人流如织,经营户们只要开着门就能赚钱。

罗次温泉“低价”背后

低价是罗次温泉能够吸引游客的最大优势。李建伟的温泉酒店就热推着“一条龙”服务,每人每天只要花88元,在这个价格之下,李建伟还能保持超过50%的利润率。

“就是占了一个优势——现在水资源混乱,我们用一方水的成本就是六毛钱,经营的成本就低。”

——温泉酒店经营者 李建伟

找到温泉的出水口,这里密密麻麻分布了近百个泉眼,泉眼全是每个温泉经营户自己出资打的,每一个管道都从泉眼通向了各家的酒店。

谁打的井深,谁家的水质就好水就热,客源也更有保证,温泉遭到了掠夺式的开采。

李建伟告诉我们,成本低的奥秘就在这里——从这里抽取的温泉水没有水费,每一个经营户负担的成本仅是打井的费用和抽水泵的运转费用。

“每家都有大大小小的游泳池,客房都有泡池,当时取地下水不要钱。”

——温泉酒店经营者 李建伟

客房清洁、洗菜做饭、冲厕所洗床单... ...一切生活用水也来自于这些不要钱的温泉。在罗次温泉疯狂发展的这十几年,自来水管网一直没有接入,温泉资源浪费严重。

统计数据显示,罗次温泉的日均取水量超过一万立方,高峰时超过两万立方。

“现在要用机打井打一百多米才能采得到水了,水资源肯定已经出现枯竭的情况。”

——禄丰县政法委副书记 章华

放入房间泡池的温泉水极为浑浊,多名温泉经营户声称,客流量大的时候,温泉水的水质更为糟糕。

“深井里面抽起来的水,带有一股刺鼻的味道,反正那段时间我们生活用水都不用温泉水了。”

——温泉酒店经营者 李建伟

过度开采除了让资源枯竭,还给当地带来种种威胁,比如地下水位下降超过一百米、抽取的地热水出现冷水浑水现象、地面出现塌陷。

八次整治却收效甚微

此前,禄丰县对罗次温泉的集中整治已进行了八次,然而八次整治都没能制止住私采乱象。

记者了解到,当地县乡两级政府机构在对于温泉水的管理过程中,适用的是《云南省地热水资源管理条例》,条例这样规定:本条例所称地热水资源,是指在特定地质条件下形成,赋存于地壳内部25℃以上的地下水。

让人不解的是,“25摄氏度”也成为了管理的屏障。

“25度以下是水务(管理),25度以上是国土(管理)。井打得浅肯定是水务来管,井打得深是属于国土管。”

——禄丰县委常委 政法委书记 毛世宾

王平曾担任碧城镇副镇长,在他看来,无论是对温泉水私采还是违法用地的监管通常都只按照属地管理的原则,由镇政府实施。但是镇政府没有执法权,管理也都进行得不彻底。

“我管理不了是水平问题,违法执法是饭碗问题。”

——禄丰县质监局副局长 县国土资源局原副局长 碧城镇原副镇长 王平

王平说,镇政府尝试过把违法行为向县一级政府上报。可是,上报以后负责执行的依然是没有执法权的镇政府,问题又再次回到原点。因为温泉整治不力,当地政府在2016年至2018年间被两次问责。

中央环保督察“回头看” 整治再出发

2018年,中央第六环境保护督察组进驻云南,开展环境保护督察“回头看”。罗次温泉综合整治被禄丰县委、县政府列为抓好督察组反馈问题整改落实的重要措施。

2019年3月1日,罗次温泉出水口的电被切断,多家温泉酒店自动停业整改。

罗次温泉的整治正在进行。碧城镇镇长刘海东信心满满地说,中央环保督察的介入才让这一次整治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一方面,能解决问题总是让人开心;另一方面,我们却高兴不起来,试想,如果没有中央环保督察介入,这一次整治会不会重复前八次的不疼不痒?甚至还会不会进行整治?

一个小小的温泉折射出的问题却不小:从县国土资源局、水务局再到镇政府,每个部门都对温泉负有管理职责,然而每个部门都在强调管理有难度。在困难面前,唯一的选择就是放任自流吗?

有观点一针见血地指出,当地政府对温泉的管理存在懒政嫌疑。我们真心希望类似的问题和弊病不需要上级的督导和督察就能主动克服和解决。